第1721章极宴



    “嗯?格林似乎不见了……他没和你一起吗?”
    “没有呢
    我从舞蹈间醒来的时候,格林就已经不再了。
    可能这样的蛇舞对于他想要塑造的‘王域’相差很大,提前便离开了。
    毕竟,格林他太过特殊,这种看似对所有异魔都有帮助的感悟,对他的效果其实并不大。”
    “我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……到底跑哪去了?”
    韩东触碰着肩窝处的小孔,或许因深渊派对的屏蔽作用,依旧没法确定格林所在的位子。
    这倒也无所谓。
    既然格林暂时不在,韩东也就自行选择娱乐项目了。
    牵在手中的黑色气球露出着极度疯癫的笑脸,意味着韩东以完全融入这场派对,目光扫视在肿胀、扭曲、欢愉而激烈的派对大厅。
    “玩些什么好呢?”
    莎莉连忙拉拽着韩东的衣袖,指向那片由肉网单独的特殊区域,其中一些单独隔开的包间正好没人使用。
    透过肉网隐约能看见一张纯肉堆积的大床,
    各种常见的、不常见的、甚至超乎理解的‘器具’都整合在肉床间,想怎么玩都可以。
    “正好有空吗?”
    就在韩东接纳莎莉的建议,向着肉网区域走去时。
    一阵极具穿透性的声音突然传来:
    “尼古拉斯,莎莉你们搞完了吗?赶紧过来吧。
    「极宴」已经备好,就等你们两人入席……赶紧过来,这可是我耗费深渊积分购买的特殊项目。”
    沉浸于幻象间的莎莉被瞬间被击回现实,
    在略显沮丧的同时,突然嗅到一股味道……一股让她血脉偾张、甚至思绪都被牵走的独特气味,
    好似她在黑森林间第一次尝到母乳的味道,
    又好似在每一次进行突破时所品尝到的独特味道。
    莎莉的欲望甚至被瞬间压制下去,开始好奇格林口中的「极宴」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    同样。
    韩东也嗅到这股从未体验过的味道,差一点将他的思绪带回生前世界。
    当两人踏进格林所在的隔间时。
    混沌石须间相互缠绕,立即将身后的进口给完全堵住……这样的特殊区域只有支付费用的贵宾才有资格进入。
    脖颈被平滑切开的接待侍从,正做出一个‘有请上座’的手势。
    喉管间的颗粒相互碰撞发出怪异声音:
    “针对三位量身定做的「极宴」已然备好,请快速入座喰椅,任何一秒的时间耽搁都会影响食材的鲜度。”
    所谓的喰椅
    是一张将舌头进行特殊保鲜处理后,再以最顶尖的缝合工艺,制造出来的舌头椅子。
    这些「舌头」均取自于,在吞噬、味觉方面有所造诣的特殊异魔。
    每根舌头都保持着活性,其味蕾均能正常工作,
    个体一旦入座,味蕾就会完美贴合客人的身体,进行有效的味觉刺激,
    食欲大开不说,
    对于各种食物的接纳能力、美味获取能力都会增长,是极宴必备的道具。
    啪叽
    坐上湿滑柔嫩的喰椅时。
    椅子整体立即收缩,完美贴附于个体表面,甚至还在不断舔舐着韩东的特殊皮肤。
    咕噜肚子也跟着传来一阵声音。
    “嗯,这么见效吗?突然之间好想吃东西,什么类型的似乎都能接纳。”
    韩东甚至瞥向身旁的莎莉,盯着羊腿都有些馋得流口水。
    很快。
    第一道开胃菜正是呈上。
    一位位通过手臂行走的服务生开始上菜,
    不过这里并没有餐桌,在他们手中也没有端着任何菜肴……
    服务生一脸盲目地走向对应的用餐者,
    当在来到韩东面前时,服务生的下体立即长出大量触须替换手臂进行支撑,
    空出来的手臂慢慢抬起……唰!利爪于指尖弹出。
    并非要攻击韩东等人,
    而是将利爪反向插进自己的头颅,呈环形将头盖骨整个切开。
    霎时间。
    闷于颅骨间的浓郁香气喷薄而出,馋得椅子表面的舌头都在胡乱拍打,进一步刺激着韩东的食欲。
    头骨间的菜品还在持续沸腾着,温度足足有上千摄氏度。
    仅有这样的温度才能让特殊食材完全软烂入味。
    紧跟着,服务生开始御动体内的能量,通过自身技巧对头颅间炖煮的菜品进行热量吸收,让菜品的温度降低到可食用范围内。
    同时还很有礼貌地说上一句:
    “尊贵的客人,请食用吧!”
    韩东早已馋得受不了,直接将手掌插进颅骨,以最原始的手抓模式展开这场极宴。
    而且,为韩东定制菜品时也考虑过「人类」这一因素,眼前这一道菜名为【颅间佛跳墙】……简直让人欲罢不能。
    吃得韩东是汗流浃背,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。
    甚至还彻底暴露出异魔的本性,从嘴里长出一根触须来吮吸浓稠的汤汁。
    嘶嘶嘶当韩东吮吸掉最后一滴汤汁时,
    服务员也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,装回自己的头盖骨而爬行离开……由下一位与莎莉同类型的黑山羊子嗣接上。
    这位特殊的雌***员来到韩东面前时。
    踏!
    由背脊骨长出一对额外羊蹄,顺势将身体向后倒下。
    四足支撑,使得她的身体横在韩东面前……似乎下一道菜就是「她的身体」。
    韩东本以为是一种比较带‘颜色’的吃法,谁知在这位黑山羊子嗣脱去衣物时,其身体也在发生着【开裂】。
    一条纵向裂痕由小腹延向胸膛。
    唰!
    身体裂开时,体腔暴露无遗。
    一股略带膻味的香气扑面而来,比之前的佛跳墙更具冲击性。
    已然蒸熟的肋骨能够轻易拆卸掉,可看作为「手抓羊排」。
    小腹位置的汤底已完全煮开,可看作为「羊杂火锅」。
    这位黑山羊子嗣具备再生性与孕育器官的特性,而且还具备很强的受虐倾向,主动应聘这里的极宴服务生。
    在韩东进食期间,她还不断发出各种兴奋的叫声,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就这样。
    一场颠覆想象,超越极限的「极宴」为三人带来最强烈的感官冲击与肉体满足,为接下来的深渊之旅打好基础。
    在吃完最后一道菜品时。
    韩东直接瘫软在喰椅上,接连不断地大口喘息。
    相隔不远的莎莉也是同样的表情,甚至还将舌头吐露在外,眼瞳上翻,唾液不断滴淌着……思维已飞向味觉世界。
    “太爽了……格林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
    深渊派对实在太嗨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