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 跳的舞真难看

孙彬龙顿时气势大涨,身后阴风阵阵,带着一团团黑色的气体环绕在周围,也不知道这家伙被拘了多久,身上的黑气居然能够如此的浓。

他双手探出,一双手臂之上,有着五厘米长的指甲,向着李项民的脖子之处就准备抓来。

“爸,小心。”看到孙彬龙突然暴走,李慕白直接冲了过去,挡在了他的身前。

就在孙彬龙的指甲即将抓到李慕白的时候,郭嘉手中掐诀,口中念叨:“天地自然,符宝曜懿,灵台混清,神鬼莫近……”

说完,一道灵光闪过,手中的符篆飞速的燃烧起来,随后向着孙彬龙就直接扔了过去。

轰!

当符篆碰到孙彬龙的时候,发生了爆炸,巨大的火光把这黑暗的房间直接照了个透亮。

孙彬龙正面遭受到郭嘉这一道灵符,整个鬼向着后面倒飞而回,胸前那火焰还在熊熊燃烧着。

“嗷嗷嗷啊啊啊!”孙彬龙发出尖利刺耳的怪叫之声,刺透着众人的耳膜,双手在胸前抓着那团火焰,想要把它给扑灭。

郭嘉闪身站了了李项民身前,手中拿着断玉赤火剑,这火属性的法器对于这些阴晦之物有着天生的克制作用。

“没事,一点小问题。”郭嘉转头对着两人露出一个天然的微笑,随后瞪着孙彬龙,怒道:“你本来就已经死了,就算是报仇,也要找杀你之人报仇,为何找他。”

孙彬龙身前的火焰一直在燃烧着,他的面容也变得更加的狰狞恐怖,眼中的血水直接啪嗒啪嗒的掉落下来,裂开大口骂道:“要不是因为他调查我,我会死吗?都是因为他!”

他的双手在空中挥动着,想要扑过来,但是那团火焰一直在阻挡他,并没有前进半步。

“孙彬龙,要不是因为你联合侯家,会有这样的后果吗?你手上的人命也不少,也好意思回来报仇,做人做不好,做鬼也做不好,你到底有什么用。”郭嘉骂道。

就孙彬龙那件密室之中的钱财,都是从多少人的肉上刮下来的,那些金钱都是累累白骨堆积而成,他居然还有脸谈报仇。

“别废话,我一定要杀了他,谁挡我也不行。”孙彬龙手臂向前,抓着那团火焰,猛地一挥。

他的手臂被这团火焰直接燃烧殆尽,变成了两条森森白骨,上面一丝血肉都没有。

砰!

火球飞过来,郭嘉拿着长剑轻轻一挥,把它一分为二,向着房间两边射去。

“既然你不知死活,那就别怪我了。”既然不听劝,那就直接杀了算了,反正这家伙也已经死过一次,再死一次也没有关系。

“太上老君教我杀鬼,与我神方。上呼玉女,收摄不祥。登山石裂,佩带印章。头戴华盖,足蹑魁罡,左扶六甲,右卫六丁……”

一时之间,郭嘉手中长剑精光大放,身后仿佛出现了两道黄色的虚影,高约一丈,头顶都快要顶到天花板,两道黄影手指两道令牌,分别向着孙彬龙直接射来。

嗖嗖!

两道精光射出,孙彬龙整个人身体一震,两条白骨的手臂被击中,消失在了原地,留下那空荡荡的肩膀架着一个脑袋。

“魂飞魄散不得超生也怪不了我,今日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。”郭嘉大叫一声,手持断玉赤火剑疾驰过去,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向着孙彬龙的头上就直接斩了过去。

“要我死,我也不让你们活!”孙彬龙嚎叫一声,他那小小的身躯顿时拔高数米,像是一个冲了气的皮球,变得圆滚滚的,身边黑气充斥着房间,李项民他们感觉好像落入深渊,凄冷无比。

“不好,这家伙居然连鬼体都不要了!”郭嘉大叫一声,随后倒飞而回,身前一道出现白色的屏障,护住李项民父子二人。

轰隆隆!

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天际,孙彬龙自爆产生的气浪,把房间之中的物品全部震得粉碎,包括那一台才刚刚买的电视机。

爆炸过后,李项民探出脑袋来,看着自己的房间,现在已经不成个样子,里面东西杂乱的掉落一地,墙壁之上都是黑色的血液,而孙彬龙则是一点渣渣都没有留下。

嗖!

就在李项民还在看着房间的时候,那把原本在墙壁之上的小刀突然晃动一下,一道银光闪过,向着他的脑袋就飞了过来。

砰!咣当!

小刀刚刚飞过来,打到了郭嘉面前的白色屏障上,擦出一道火光后掉落在地。

郭嘉看了看,右手一挥,墙上那道符篆就飞到了让他的手中,随后看着李慕白他们道:“你们在这等我,我去收拾了那个家伙。”

说完,郭嘉脚踩仙剑,在他们两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,飞了出去。

与此同时,公务员小区外面,一座小山之上,一个穿着道袍之人正在喃喃自语,念叨着什么。

面前,一把桃木剑,一碗鸡血,几张符篆和一个稻草扎成的小人,小人身上用鸡血写着一个‘孙’字。

他握着这个小人,前后左右的在哪里摆动着,随后一道白烟在小人身上冒起,滋滋滋,瞬间小稻草人直接燃烧了起来,变成了一团黑灰。

“什么鬼,难道法术失灵了。”这个穿着道袍的道士奇怪的看着这变成黑灰的稻草人,然后捏了捏地上的灰烬,自言自语道:“难道孙彬龙跑了,不可能啊,可五鬼拘魂大法怎么可能失效,再来一次。”

他手中拿着稻草,很快就有扎起了一个小稻草人,随后拿过一张黄纸,在上面写了一个‘孙’字,拿着一颗钉子钉在了稻草人身上,手中掐诀口中念到:“孙彬龙,孙彬龙,魂魄归为,起……”

说着,他拿起桃木剑,对着稻草人指了过去,稻草人慢慢的,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,立了起来,他脸上刚露出一丝喜色,那稻草人又开始冒着白烟,变成了一团黑灰。

“我去,难道这孙彬龙跑了,妈的,亏我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把他的鬼魂给拘来,算了,看我凝煞阵,让这煞气冲死你。”

道士手中桃木剑一挥,向着天空一指,随后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:“天灵灵地灵灵,阴兵邪煞,随我显灵……”

“你跳的舞真难看。”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在这人的身后传来,把他吓了一跳,整个人停止了动作,拿着桃木剑,慌张的叫道:“谁,谁在说话!”

这时候,郭嘉慢慢走了过去,淡淡的说道:“我!”

“那里来的毛头小子,吓老子一跳,别影响道爷我做法,赶紧滚蛋,不然我让鬼把你给抓了。”那道士看到郭嘉以后,大骂一句。

“哦,让鬼抓我,刚才我正好除了个鬼,不会是你招来的吧。”郭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淡淡的说道。

道士一愣,看着郭嘉,然后晃着脑袋自言自语道:“好好的一个小伙子,可惜是个傻子,可能刚才道爷法力使用过了一点,把你变成白痴了。”

他还以为只这阴煞之力过强,影响到了这路过的郭嘉,所以他变成了白痴找上了自己。

郭嘉就笑笑,看着他不说话,也不打算走。

“喂,小子,说了让你滚蛋,不走是吧,那道爷就不客气了。”说着,他桃木剑一挥,骂道:“还他奶奶的不给我出来,灭了这小子。”

自己做法的时候被人撞见,自然是不能够留下活口的,本来他向着在郭嘉走的时候给他来个偷袭,然后轻松愉快的解决掉他,不过既然不走,那么就直接灭杀。

他手中一个黑色的小瓶子之中,泛着阴森的鬼叫之声,随后他一扭瓶子,几道灰色的身影冲了出来,一个个长相各异的恶鬼向着郭嘉疾驰而来。

“灭我,你想多了。”就这几只微末道行的小鬼,郭嘉根本就不放在眼里,手中几道灵符射出,金光大方。

“我擦,烫烫烫!”灵符带着阵阵火光,击中的那几只这道士招出来的恶鬼,砰砰的几声,直接就化为了飞灰,连渣都没有留下。

剩下的灵符则是直接飞到了道士的身上,把他身上的道袍直接点燃起来,现在他正在手舞足蹈的灭火呢。

“该死,三味真火,我的神水呢。”道士一边拍着自己的屁股,一边向着他刚才准备好的法坛那边跑去,随后拿起说上的一个瓶子,对着自己的屁股就浇了下去。

噗呲!

屁股上的火焰被浇灭了,随后他利于法坛对面,左手覆盖住右手,拱手嘉道:“原来是同道中人,这位道友,贫道玄清子,那是玄虚观之人,不知道友如何称呼。”

刚才他被郭嘉的灵符直接给吓住了,这几招就把自己苦苦收来的鬼给消灭了个干干净净,顿时不在想要出手,而是攀起了交情。

你我都是道门中人,大家都是道友,有什么事说说就行了,何必动手动脚的呢?

“玄清子,没听说过?”郭嘉不屑的说道。

这玄虚观,他也是有所耳闻,一阳子就和他介绍过现在华夏存在的道观,这玄虚观的水平实在不咋地,坑蒙拐骗不说,为了钱什么事情都会做,是道教中人所不齿的一个门派。

喜欢绝品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绝品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