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表明立场

咔擦咔擦!

只听到保险箱锁头转动的声音,和扳手铁丝拨弄的声音传来。

“妈的,那你快点弄啊,等回去晚了,刚才那美女就要成他们的菜了。”

“你当我不想开啊,这设计太复杂了,根本打不开。”

保险箱可是玉林酒店花了高价从德国进口来的,一般的小蟊贼根本不可能打开。

“美静,你去找这里的负责任,曲流殇,就说我找他。”郭嘉命令道。

这是曲流殇的酒店,自然还是要通知他一声,而且今天搞出了那么大的事,也只有他才能摆得平,毕竟他是滇缅的地头蛇。

“嗯。”

陈美静点点头,向着这栋楼的十六楼跑了过去,郭嘉昨天被带去那里她也知道,所以轻车熟路。

陈美静一边跑,一边心存疑惑,为什么郭嘉要让他找曲流殇,不过心里却是很感激郭嘉,要不是他,今晚自己可能真的是贞洁难保,指不定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。

刚才他杀人自己没有看到,现在看来郭嘉又是去杀人,她还是没有看到,心中那种紧张可想而知,一方面她想着郭嘉杀了这些败类,一方面又害怕郭嘉杀人之后坐牢,心里很是纠结。

坐着电梯,很快就到达了十六楼,总经理的办公室。砰砰砰的敲着门。

郭嘉看着陈美静走了,转身扶着门锁,想要破门而入。

刚才支开陈美静,也是怕他看到自己动手之后,吓得睡不着,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承受的。

就在郭嘉准备拉开门抢闯进去之时,门内有传来了对话之声。

“不行,回去找那小子拿钥匙!”

“好吧,快一点,不行就先回去搞上一发,反正这房卡也有了,翡翠就是我们囊中之物。”另一人奸笑道。

“这个建议好。”

两人说完向着门口走来,丝毫不知道他们已经离死不远,脑袋中还是满脑子黄色思想。

咔擦!

门锁转动,房门被打开,两人只发现一个黑影出现,随后脖子上一痛,一双大手用力的捏住了两人的脖子,把他们往里面推了进去。

砰!

郭嘉进门之后,右脚一蹬把房门关上,这要是被路过的客人看到,跑去报警的话就不妙了。

“唔……唔。”两人脖子被郭嘉掐着,说不出半死话来,瞬间已经瞳孔放大,面色涨红,呼吸困难即将窒息身亡。

郭嘉随后一甩,两人普通一声跌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提心吊胆的看着郭嘉。

刚才离死亡及其的近,只要郭嘉稍微用点力,他们就与世长辞了,现在却是三魂七魄跑了大半。

“说吧,谁派你们来的。”郭嘉冷冷的看着两人,平淡的问道。

虽说知道是义辉珠宝的人,但是义辉珠宝郭嘉也根本不熟悉,所以还是要问出个一二三来。

两人脸色发紫,大口喘着粗气,一脸茫然,双目圆瞪看着郭嘉,他俩手上现在什么武器都没有,而且看到郭嘉刚才的表现,估计就算给他们刀枪也不是对手。

“咳咳……”一个人捂着喉咙,干咳着,另外一人捂着胸口,在那里尽力使自己的呼吸平复下来。

砰!

郭嘉拿过酒店的水,扔了过去,淡淡的说道:“喝完水,告诉我谁派你们来的,不然结果……”

咕咚咕咚!

两人几大口水灌了下去,脸色这才变得正常起来。

只见郭嘉右手向着旁边的咖啡桌上一拍,哐当一声,整张木质的咖啡桌从中间裂成了两半,木屑横飞,桌角歪向一边。

“我去,硬气功啊。”一人缩了缩脖子,怯生生的说道,要是这一巴掌拍到自己身上,飞拍死自己不可。

郭嘉看了看桌子,平静的说道:“你们谁先说,晚说的那个,他的腿就和这桌子一样。”

“我说我说!”

“让我说!”

两人连滚带爬的跑到郭嘉面前,大叫道:“是周经理派我们来的。”

“哪个周经理。”郭嘉问道。

“周远,是周远。”

周远,郭嘉想到,就是那个三番两次要买自己那两块极品翡翠,义辉珠宝的负责人。

郭嘉眼神一寒,瞪着这两人,这两人也不能放过。

两人看到郭嘉那杀人般的目光,对视一眼,砰砰砰的跪在地上磕起了头来。

“大侠,饶命啊。”他们已经想不到别的词语来形容郭嘉,就他这样的功夫,不是大侠是什么。

咔擦!

就在两人跪地猛磕头之时,房门打开,曲流殇带着陈美静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六七个玉林酒店的保安,手拿警棍。

“郭兄弟,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曲流殇笑道。

郭嘉悠悠一笑:“流觞兄来的正是时候。”

曲流殇瞄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两人,脸色一寒道:“敢在我玉林酒店干这种事情,给我带走。”

“是!”身后之人立马上前,两人一组架着他们就走了出去,两人面露喜色,觉得好像从恶魔的手中逃下一命一般。

“流觞兄,不知道这义辉珠宝为何要对付我。”郭嘉问道。

曲流殇解释道:“他们手脚不干净,这我也是知道的,但是没想到居然敢动郭兄弟,你放心,这事交给我。”

郭嘉笑道:“那谢谢流觞兄了,不过打碎了你一个咖啡桌,你不是介意吧。”

曲流殇微微一笑:“郭兄弟哪里的话,这间房间你也别住了,我给你安排了顶级总统套房。

带着郭嘉到了五十五层,这玉林酒店的总统套房之中,这里风景依然,在阳台之上可以俯瞰到昆市的全部样貌,蓝天白云,青山绿水,滇池坐落于边,微风吹来,好不惬意。

郭嘉把陈美静安排在这里先住下之后,曲流殇带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。

“流觞兄,带我来这里不会只是喝茶吧。”郭嘉坐在他的办公室之中,已经喝了半天的茶了。

曲流殇给郭嘉续了一杯茶水,笑道:“自然不会,让郭兄弟来主要是给你一个说法,毕竟你和你女朋友是在我玉林酒店出的事。”

叮咚!

门铃响了,曲流殇道:“进来。”

只见三个人鱼贯而入,前面一人长得矮胖,五短身材,像一个圆球一般,定眼一看,正是义辉珠宝的周远。

“你们干什么,知道我是谁吗?”周远还在赌石场之中购买这翡翠,没想到几个大汉冲进来,二话不说就把他绑了,他都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带了进来。

“你们出去吧。”曲流殇摆摆手,那两个保镖点点头,走了出去。

郭嘉看过去,那两人身上有着丝丝灵力的波动,修为大约在炼体中期到后期,看来应该是曲流殇培养的人。

两人走后,曲流殇站起身来,慢慢的走到的周远的面前,他脚步虚浮,每一步似乎都没有实质性的踩在地上,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

“周远,你做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曲流殇淡淡的说道。

周远看到是曲流殇,刚才的怒意瞬间消失,满脸堆笑道:“原来是曲总,我真不知道我干了什么啊,这几天我就只是替我们义辉珠宝采购翡翠而已。”

他可是知道曲流殇的厉害,家里也交代过,在昆市做什么都可以,但是千万别得罪曲流殇。

“还不说实话,难道你认为周家保得了你吗?”曲流殇嘲讽的看着周远,这家伙到现在了还不说实话。

“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。”周远无辜的说道。

这时候,郭嘉慢慢的走到了周远面前,淡淡的说道:“怎么,你做了什么你就忘了。”

“是你,周开没干掉你!”周远看到郭嘉以后大惊,他分明已经得到情报,说是抓了郭嘉,等到翡翠到手就做了郭嘉。

“干掉我,可惜想要干掉我的人都去见阎王了。”郭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周远终于知道曲流殇为什么把自己抓来了,连忙叫到:“曲总,这事是我不对,不过这一切都是我们少爷吩咐的,我也不好违抗是不是。”

他眼睛提溜打转,随后笑道:“曲总也不好为这么一个人,得罪我们少爷是不是,这小子找来你这里告状,不就是想你替他出头嘛!这样,我赔钱行不行。”

在他看来,这曲流殇虽然在滇南一家独大,但是在华夏帝都却是翻不起什么风浪来,周家毕竟在帝都多年,根深蒂固,曲流殇应该不敢为了郭嘉而得罪周家。

而且自己答应赔偿,这态度已经摆的很低了,要是这样曲流殇都不打算放过,那他只能回去报告他们少爷了。

曲流殇瞄了一眼郭嘉,发现他面无表情,似乎就是在看着自己的表演,他质问周远道:“怎么人命在你们眼中就那么不值钱吗?”

“曲总,看你说的,我想你手下的人命也不少吧。”周远笑道。

虽说他做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,但是曲流殇手底下绝对不比他白。

“很好,你这个回答!”曲流殇冷笑连连:“看来你是觉得得罪了我兄弟,用钱就能打发了。”

“兄弟?”周远疑惑的看着郭嘉道:“曲总,这小子是从江城来的,怎么会是你的兄弟。”

喜欢绝品小农民请大家收藏:()绝品小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。